【啜口茶。談百味人生】11/18-11/30@o’rip

15094524_1239394326083363_180938397578072331_n

o’rip這幾年來,一直在經營市區的街頭巷尾,從溝仔尾、民生社區到整個城市的踏訪漫走,11 月份在天氣開始逐漸舒爽之際,我們邀請大家一起來啜口茶,談從前,還有如今。

這次我們邀請了六個店家,他們用心做的點心剛好可以拿來配茶。豐興餅鋪和德利豆乾都是從日治時期就在花蓮經營的老店家,早期透過鐵路行銷快速累積能力及奠定花蓮名產的地位,而他們身後更引出了中華豆沙及新味醬油兩個原料商,在地食物鏈的完整和產業的發展絕對有關係,而兩家原料商今年也獲選為文化局第一波「邁向百年老店」的培力店家,兩家店未來都有新的計畫,令人期待。

為兼顧新一輩的思維,這次也邀請了吳府其馬舖及豆和菓子。吳府其馬舖以自身對食材的敏銳熱情,持續改良沙其馬的口味;豆和菓子則是在日本東京製菓學校研習後,選擇返鄉創業。

他們的奮鬥歷程和時代背景,恰巧也帶出了花蓮時代流轉的面貌。豐興餅鋪的鄭榮章和德利豆乾的廖文雄帶我們一探日治時期和台灣光復後的那段歲月;公路與鐵路相繼開通後,所掀起的繁榮光景;直到現在商家林立、勞力和大環境的轉變,每家店都有不同的轉型思維,千迴百轉又各自有不同的走向。

新一代的年輕人雖然沒有老店轉型變動的壓力,但市場競爭更加激烈了,但我們透過吳府其馬舖和豆和菓子兩家新興小店,看到了新一代的思維及純真,而且有趣的事,就像老店當初創業茁壯期一樣,都在奮力衝衝衝。

如果人生是一個舞台,每個人都是自己舞台上的主角。恰巧在一段時空背景下,共譜出一段花蓮光景。

11/18-11/30歡迎來o’rip,一起聽聽他們的故事、嚐嚐他們熬出來的百味人生。

指導單位:經濟部技術處
主辦單位:東部產業技術服務中心
承辦單位:財團法人石材暨資源產業研究發展中心、o’rip生活旅人


展覽日期:11月18日~11月30日(時光匆匆,敬請把握)
展覽時間:每日中午12點到晚上9點
地址:o’rip生活旅人 花蓮巿節約街27號

15036255_1239394176083378_4187090121596041523_n15055712_1239393809416748_8832945556811580654_n15085448_1239393869416742_2457156584107983099_n15135882_1239394409416688_886651688535219283_nimg_5506img_5508img_5511

尋原味:穿梭廚房的旅行規劃


前陣子接連幾個颱風,ㄧ場正好落在中秋連假,雖有風雨,但住家附近鄰居、遠處巷弄還是不少年輕爸媽帶著小孩回來。住的這帶許多退休人員,平常只要到了黃昏,週遭早早ㄧ片寧靜,節日這幾天,從早到晚卻顯得熱鬧喳喳,尤其風雨暫歇時,一家一家的烤肉煙味陸續傳來。

通常這時我會特別避著出門,怕煙燻,ㄧ方面也是不喜烤肉味道,不得已得出門補充食糧了,推開門發現左右鄰居平常總下拉的鐵門,此時全都燈火通明。
總算這次讓我看出興味,原來這家小孩這麼大了,有些小孩只等著吃,有些媽媽會教他的小孩動手…等等,教小孩動手…,賓果,不正是這樣嗎?從小到大,能讓我們對飲食保有探索的熱誠,對料理過程逐漸熟稔,願意動手,並在過程中與家人談心聊天,不正就是源自媽媽不厭其煩的耐心。
廚房是一個不適合跟進跟出的地方,但每個媽媽卻又都知道,廚房需要的,正是這樣的跟進跟出,只要小孩避開火的危險,從採食物開始,到見習料理,漸漸掌握火侯及味道,一代一代,要有這樣的跟進跟出,族群的精神文化內涵才得傳遞下去。

不同於辦桌型的風味餐

幾個星期前,夥伴問我:每處都在辦旅行,每個部落都有風味餐,烤鹹豬肉、竹筒飯,甚至是阿里鳳鳳…,連阿里鳳鳳各族都有了,那麼我們辦的廚房旅行,會跟別人有不同?

當時我回答她,不一樣啊,他們是吃風味餐,我們的重點在廚房,廚房是最接近文化的地方,我們會有食材課、烹飪課、食器課、飲食倫理的課程,要用這些圍繞「土地到餐桌」的課程把行程排滿…(以下省略2000字)

事後想想這樣的回答真是太籠統,甚至上週才一起安排過193防風林裡餐桌,就連自己都想問,排滿之後呢?會是讓參與者更能真正體驗到該族群文化的深層內涵?


幫部落找回媽媽的心
於是,接著我們調整了與部落接洽的方向,朝"願意引導/帶領參與者待在廚房,陪伴料理學習"這模式來溝通。

這些年陸續認識幾位青年朋友,知道他們選擇留在部落,持續個人創作或社區參與服務,其契機或動力,常常只是該部落有一股「媽媽般的包容與接納」魅力,理由實在單純不過,同理設想,倘使我們希望傳達部落深刻的文化,尊重甚至愛上,那麼刻意安排的歌舞、嘉年華似乎只能看作入門,擺好的風味餐算進階,關鍵或許反而在常被忽略的日常生活枝微末節。

廚房的穿梭,不正是體驗日常生活枝微末節的濃縮菁華嗎!設想簡單立意單純,但真正問題很快浮現,一則部落實在太忙,許多外界事務尤其越近年底實在應接不暇,而在飲食領域經營有成的部落朋友,如前所述又早在觀光客遊程這塊忙錄異常。

任務的難度來了,徵詢願意陪伴外來參與者,將之視為wawa(晚輩),耐心引領他們體驗部落文化的媽媽本就屈指可數,而在行程內容、順序,或成本估算上,ㄧ趟美好回憶的部落遊程往往支援者眾,要如何估算而又在參與者願意支付範圍,實在也讓部落媽媽傷頭腦筋,反覆討論、沙盤推演,有時只是陪著傷腦筋,成爲我們從旁協助的功課。

好不容易組起這一波起頭,活動宣傳開始,參與者方面,我們朝「願意學習的人」募集,期望這些都能累積成寶貴經驗,讓部落找回陪伴信心,甚至更多願意接受挑戰的部落,能開發更多元更貼近日常的種種體驗。

█ 第一場_阿美族廚房(馬太鞍部落Sapalengaw協會)

從家屋周圍的多樣化種植及野菜採集開始,走入馬太鞍口述傳統最後一任sapalengaw家族的榮光⋯

時間:11/05(六)8:00am-17:00pm
█ 第二場_布農族廚房(南安部落)

找回過去在山上,一家人共吃一鍋飯的共食傳統

時間:11/12(六)8:00am-17:00pm

█ 第三場_太魯閣廚房
用木琴、口簧琴傳遞捕獲獵物歸來的心情

時間:12/03(六)8:00am-17:00pm

█ 第四場_噶瑪蘭廚房(新社部落)

海灘的饗宴,從海洋採集開始…

時間:12/09(六)8:00am-17:00pm

《瓦的考工記.森坂場》

瓦展移林田山,開始的契機…

關心文化資產,那麼我們
就不能假裝沒看到瓦…

留有許多辦公廳舍、公共福利建築、民房宿舍的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是國內少數從產業發展出的山城聚落型態,時間橫跨日本統治時期的1918年,直到戰後台灣林木大量砍伐出口的輝煌時期,1972年一場綿延月餘的森林大火,除了珍貴的林木資源,還包括許多具歷史價值的屋舍、伐木吊索、台車軌道及製材設備等付諸一炬,之後管理權責才從台灣中興紙業公司移轉予林務局,此時台灣的林業開始面對資源耗竭的問題。

2001年另一場祝融燒毀林田山康樂新邨,此一警訊加速催生了後來的產業文化園區劃設,園區幾棟珍貴建物逐步編列預算整理修復,還包括至今仍住在聚落內,將年輕全部心力奉獻給林田山歷史的老員工或其子女後代,「居民住在保存的歷史聚落裡」,那年代幾乎是台灣史蹟保存最先進的案例。公私單位可申請或自身擁有的資源不等,可預見將來,林田山勢必得面對不同古蹟層級或歷史建物維護(或修復)的各種情況。

2015年花蓮市公所「洄瀾人文館」,在o’rip生活旅人團隊策展協助下,收集了眾多過去花蓮港時期不同的瓦類型及文物,同時尋訪中斷超過30年,如今90歲高齡的瓦工匠,進行瓦鏈結上游的製造訪談,過程中諸般巧合,竟集結了花蓮幾處文資建物的管理單位,條件允許下紛紛慨予出借所屬的「瓦樣本」。策展內容甚至將視野拉到日本,探討花蓮現存重要瓦建物之始作俑者─日本人投降後返國,經歷與台灣類似的瓦產業衰頹下坡,後來攀升重振的過程,日人逐步揚棄水泥瓦生產,往其歷史發展前期,探討瓦材質及原初功能,從根源進行檢討。瓦展覽內容到最後未作成實質結論,僅包括幾個面向陳述:1.瓦是最古老,卻也是最新進與自然共存的建材。2.日本瓦復興由公私部門共同努力。3.瓦民宅的屋頂修復,或許可仰賴民間組織力量。

花蓮的颱風地震頻繁,很長一段時間,但凡遭遇建物毀損,就得面對找不到瓦工匠修復的問題─年齡層老化、技術斷層為部分因素,這些在〈瓦的考工記〉展場娓娓道來,林田山因為擁有大量歷史建物及棘手問題,在同仁力邀下促成了這檔展。

〈瓦的考工記.森坂場〉因此展開,身為促動巡迴的首站,實在是「瓦主題」與我們息息相關,跨行政部門的串連及支援,相信有助相關單位及民眾一起來想想瓦:「我們能怎麼共同來保存、流通及振興瓦技術呢?」

%e7%93%a6%e7%a7%bb%e5%b1%95-%e6%b5%b7%e5%a0%b1v2

「南方の故郷:花蓮湾生物語1910-1946」灣生爺爺奶奶來訪灣生展

竹中信子、清水ㄧ也、松本洽盛,三位灣生特地來訪洄瀾人文館灣生展場。

九十高齡的人文館志工吳清貞奶奶,早在獲知消息,即表達這日她ㄧ定會到,原來她就出生吉野村,過去還見過清水ㄧ也先生的爺爺清水半平。

這真是奇妙的連連看遊戲啊,央竹中內子女士在她所著的書上簽名時,看她寫下"謝謝台灣"幾個字,眼眶很容易就濕了。

「南方の故郷:花蓮湾生物語1910-1946」70年前,最長的一夜

IMG_5587


◤洄瀾人文館企画展◥

「南方の故郷:花蓮湾生物語1910-1946」展場文字

█ 收音機傳來神的聲音

「只今より重大なる放送があります。全国聴取者の皆様御起立願います。」
現在即將有重大放送。請全國聽眾朋友起立。

「天皇陛下におかせられましては、全国民に対し、畏くも御自ら大詔を宣らせ給う事になりました。これよりつつしみて玉音をお送り申します。」
天皇陛下即將親自對全體國民宣讀重大詔書。現在開始播送玉音。

「朕深ク世界ノ大勢ト帝國ノ現狀トニ鑑ミ、非常ノ措置ヲ以テ時局ヲ收拾セムト欲シ、茲ニ忠良ナル爾臣民ニ告ク……」
朕深鑑世界之大勢與帝國之現狀,欲以非常之措置收拾時局,茲告爾忠良臣民……

─ ─ 

終戰前花蓮,為避免空襲早宵禁多年,米、鹽、糖…等一干民生用品則採配給管制,戰事越到後來告急,徵召青年熱血赴南洋或其他戰場,卻只換回更多犧牲。

日本的頑強抗隅, 1944年10月13日,盟軍展開全台大轟炸,B29戰機鎖定交通及廠房設備大肆破壞,花蓮天空染紅序幕也自此揭開,縱谷北段一帶─花蓮港口、車站、南機場、日本アルミニウム(製鋁)株式會社花蓮港工場,壽工場及大和工場(產製酒精及砂糖)等遍地瘡痍,諸多設備毀於此役,隨後更多砲火無情落下,較具規模者就有26場。

空防門戶大開,市街民眾紛往鄉下疏開避難,平時物資業已緊縮的吉野村民(今花蓮吉安地區)感受更深,雖明白帝國已是強弩之末,但當昭和二十年(1945)8月15日午,收音機傳來天皇宣告無條─件投降放送時,許多人仍痛哭失聲。過去為維持天皇的地位神聖,從未有天皇使用廣播前例,萬萬沒想到7300萬日本國民的初體驗,竟是整場戰爭敬若神明的天皇,低頭投降的訊息。

「終戰玉音盤」採事先預錄,從錄製完到播出,還一度引發宮內政變,索性很快受到壓制,事件後陸軍大臣阿南惟幾、航空總務部長隈部正美等34名將官,以切腹或開槍自殺作結。日本投降消息,後續再透過報紙及廣播輪播,幾日後台灣全島周知。

而灣生將離開出生家園的故事,就此開始。

– –

◤洄瀾人文館企画展◥
「南方の故郷:花蓮湾生物語1910-1946」

場所は洄瀾人文館2F特展室
入館無料

@展示期間:
2016.06.21(二) ~ 11.20(日)

@開館時間:
火曜~金曜 午後13:30-17:00
土日 午前9:00-12:00;午後13:30-17:00
休館日:月曜日、および国定休日。
観光旅行部門、団体ツアー様の観覧で案内が必要な場合は、事前にご連絡下さい。開館時間外も受付可能です。

主催部門:花蓮市公所│花蓮市民代表会
展覧企画:o’rip生活旅人
関連情報については、 花蓮市公所公式サイトwww.hualien.gov.twまたはFacebookをご覧下さい。

@交通情報:
洄瀾人文館
970 花蓮市公正街14號
TEL:03-8310153 # 16

 

《灣生的摩登花蓮港》海報

(文/黃啟瑞)

響應國家移民政策,有一群人作下永久在住決定,前來這座南方島嶼。

花蓮南濱接駁上岸後,迎面而來的是未知的生存環境及嚴峻考驗,前不久才發生的族群衝突剛歇,再優渥的官方條件誘引,也抵不過時不時風災、地震、野獸威脅,加上輕易奪去親人生命的瘧疾、恙蟲、赤蟲等熱帶傳染疾病,受不了的人放棄回去了,留下來的,灌溉缺水就測地形開圳引水,洪患來得兇就加厚加高沙包,好不容易找到合適作物種下,才開始有一點溫飽,是這樣的村莊,總算揚起了樂舞,有騎馬遠乘會、供應皇室的貢米、甚至研發起花蓮薯芋等菓子名物。

雙手磨砥、血汗滴下,甚至一坏土埋葬親人,換得文明的一小口果實,肯付出就有回報。1910到1945年間,與自然爭地、與異族友好、請老天爺賞口飯吃,乃至建立起村落文明,蠻荒→家園→村落→國家,千年進程彷如映畫快轉卅年完成,放眼全人類,這樣的個人經歷算是難能稀有的。

或許這也是灣生更難忘懷台灣的緣由之一,曾經觸摸、感受到從無到有的幸福,毋寧是加倍的,卻萬萬沒想到一切瞬間又復歸於無,也是如此,半世紀過了、七十年過了,他們還一直想回來,身體老邁了,還想再踏上台灣花蓮,明白早已是異邦,再呼吸一口這兒的潮褥暑悶都好,最好還能尋到兒時玩伴…

如何にいます父母,恙なしや友がき,雨に風につけても,思いいずる故郷。父母親現在生活過得怎樣呢,朋友們都平安無恙吧,即使被雨淋被風吹,也會懷念起我那故鄉。

─《故郷, ふるさと》,高野辰之詞、岡野貞一曲,1914尋常小学唱歌

灣生心裡的夢土,深難忘懷的花蓮,不懈的信念鋤鬆泥土,天地自然回報你溫飽,帶來的柑橘、種下的樹,一天一天慢慢長大了,騎馬馳騁木瓜溪北側馬場,是這樣的家園,令人永難忘懷的家園。

こころざしをはたして いつの日にか帰らん,山はあおき故郷 水は清き故郷。我在心中發誓,哪天一定要回故鄉去,那個群山蒼翠的故鄉,那個河水清泠的故鄉。

─《故郷, ふるさと》,高野辰之詞、岡野貞一曲,1914尋常小学唱歌

– –

《南方的家園~花蓮灣生故事特展》

地點:洄瀾人文館(花蓮市公正街14號)

展期:2016.06.21(二)~11.20(日)

主辦:花蓮市公所、花蓮市民代表會

展覽策劃:o’rip生活旅人

o’rip8】ㄈㄥ年祭歌舞

DSCN2695

(文/黃啟瑞)

車停的遠,所以得走一段路才能到達會場,自小客車停滿馬路兩旁,整排綿延數里,中間夾雜幾輛碩大遊覽巴士。這是二OO五年,花蓮聯合豐年祭的會場,地點在光復鄉台九線加油站旁的舊營區。

上萬人陸續湧進來,觀光客少,被動員的族人相較數量更多,得利卡、廂型車…白衣黑邊的是噶瑪蘭族人們、水藍衫布農族、清白背心織綴粉紅、紫色菱形紋的是太魯閣人,其餘大紅衣裳阿美族,黑壓壓一片。訂製的便當一大袋一大落提進來,少女站在隊伍帳棚前分發,高喊雞腿、排骨、另有爌肉飯口味…,你一定納悶想,這跟我們熟悉的運動會場景有什麼不一樣?主辦單位發送餐點和飲水,代表隊各有休息區,不一樣,真的不一樣,試音中的音響震天嘎響,參加的選手則是全村動員,年長的高齡八十、小的只有幼兒園,現場比的是誰的舞步較統一、誰的陣容更盛大。

中央山脈高,縱谷天色總提早變暗。

午後四點,炙烤的夏陽漸漸隱褪,天空灰沉沉壓下,場地氣氛卻因溫度涼爽而高昇,司儀指揮台上熱絡呼喊,各部落代表隊輪番上陣,舞碼依序有迎賓、竹竿、筷子、夾子舞等等。那年開始流行一首新編的歌舞,曲名為"海洋之歌"(事後知道是潘金松演唱,金欣唱片發行)。諸事到位後,海洋之歌節奏響起,開始一小段沈寂,領頭的舞者頷首交疊手臂,跨步在前,腰微彎,旋律這時流淌出來…,嗣後天色全暗,場燈盡數亮起,光影交錯下,舞者的腳跟翹起,後仰…,幾個八分音符過後,節奏突然明朗輕快起來,匆匆一變,繽紛熱鬧,交踏地、跳躍地、繁複地、愉悅地各式肢體擺動,現場歡聲…。

歌謠末了,舞者們再次串成一排,攜手,微微前傾、後仰,旋律再次拉緩,彷彿方才發生的所有熱絡這時重新擱下,回復和緩的呼吸,一吐一吶,純淨月光。

幾年前,部落間還曾流行過另外一首歌曲,叫做阿美恰恰,舞步取用恰恰節奏,一排人街舞歡笑往前跨足,迴轉旋身、拍手,落點均算在節拍上,動作自由變化,唯其原則是盡可能誇大,有時你會看到長輩阿姨們兩肘作雞翅狀拍擊,身體前傾扭動後仰,常常引得全場歡聲大笑。這首歌的超台客魅力,有人則認為非要頭目不足表現,試想慶典一開始,頭目還正經八百點酒作祭、致詞感言落落長,或是平日與年輕階級聚會時不苟言笑、訓話絕對掌握不住時間導致呵欠連連,獨出的羽毛頭冠、紅色長袍長輩,這時卻拋下身段,極盡情緒高張逗趣能事,一同跳舞的族人露齒暢笑,旁觀年輕人則引掌作嘯,high到高點自不待言,我想見識過阿美恰恰舞步畫面的人,回想起來一定莞爾。

 ◇

事實上,過去豐年祭稱"Malikud"或"Malaliki",前者是團結過河,後者為手牽手圍圈跳舞,更講究的部落則稱"Ilisin",直接指節慶。過去,豐年祭典的日期由祭司和長老們商議決定,且不同部落各有傳承典故—祭儀、服飾搭配歌舞…鈴鐺叮珮,並負感恩、除喪、慰藉、傳承、聯誼等功能。

豐年祭前,須得諸般事宜預備,年輕男子齊聚會所,白天伐木結蘆,晚上練習吟唱祭歌,女子們則在家春米製糕、補綴衣裳…。如今變得觀光化了,官方強勢介入安排,豐年祭變成豐年節,祭歌淪為迎賓舞,不再有迎靈、宴靈、送靈程序,場面充斥剪綵、致詞、餐聚、散會,熱哄哄鬧非凡,有識之士難免憂心,卻也明白避無可避。

有些過去正在式微,新的傳統正在發生。

細觀這些年不同的豐年祭現象,迎賓土風舞出現、紅色舞衣風行、不同的流行舞曲漲落、表演道具出現等,有時我們只好為自己尋找阿Q的群眾心理分析樂趣,海洋之歌從2003年開始,至今魅力不墬,也許意味著跳的這族群,需要那樣的前後兩段沈寂,呼吸俯仰,的確我們需要這樣的沈寂,現在的豐年祭程序,現在的阿美族處境,需要一小段安靜時光,這樣的安靜沈寂,提供進步再生的力量,海洋之歌透露著這點,也許因為這點魅力而擄獲鬧烘烘現場人心。

歌舞酒月,這首歌風靡了花東縱谷海岸大小部落,到如今四年,也許還持續更久…。

 

【可以在夜市菜車買到的專輯】
豐年海洋之歌,為金欣唱片發行,分有男聲與女聲版,
你可以上午在花蓮的重慶市場菜攤上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