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崇鳳【高山島嶼的孩子─我書寫,為了知道我是誰】分享會 4/21 @o’rip

關於山的故事,我願意一直一直說下去…….
和崇鳳聊完要分享的時間
迴盪著這句話
那是相當喜愛,愛..到..成為山的信徒

《我願成為山的侍者》
4月21號晚上6點半
約好一起來聽
崇鳳
山的故事


17155836_679283868899611_6967629165257163343_n

17097715_679284208899577_410067818809322272_o

【高山島嶼的孩子─我書寫,為了知道我是誰】分享場次公告

前日讀到《像山一樣思考》一書,看到一段話:
「幫助我們想起與自然的深層連結,重新審視人類的消費模式,
重新發現親密與扶持的需要,並決定行動的優先順序。」

我向山神承諾,要學習好好照應自己,
才有資格傳遞力量。
否則,不能訴說,也不能上山。

謝謝,每一個回應講演的人們與時空。
如一樹繁花,在我身邊盛放。

崇鳳

★ 分享會場次(按時間排序)

[桃園] 3/24(五)pm7:30-9:00 讀字書店
※ 對談:李夏苹(詩)&劉崇鳳(山)&張卉君(海)

[新竹] 3/25(六)pm2:30-5:00 燒炭窩 竹風樂境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85609468429821/

[台南] 3/26(日)pm2:30-5:00 飛魚記憶美術館

[新竹] 4/12(三)pm2:30-5:00 馬雅烘焙咖啡館

[台北] 4/16(日)pm2:30-5:00 臺北撫臺街洋樓

[花蓮] 4/21(五)pm6:30-9:00 O’rip 生活旅人工作室二樓

[長濱] 4/28(五)pm7:00-9:30 阿紫.心家

[花蓮] 5/01(一)pm3:00-5:30 孩好書屋
※ 對談:劉崇鳳(山)& 張卉君 (Hui-chun Chang)(海)

[嘉義] 7/07(五)pm7:00-9:00 島呼冊店

[台中] 7/08(六)pm7:00-9:00 有時

[台北] 7/09(日)pm3:00-5:00 勢角行/Space+Home[包場讀書會]
{備註}
☆ 宜蘭(閱啡)/台東(食冊)場次,稍晚公布。
☆ 收費不一,部分店家供應飲品有"固定收費"。多數則 視聽眾
感受"隨喜支持"講者交通與場地提供。
☆ 視情況會有新書/自家農產/手工布包現場販售。
☆ 分享會一個月前各場次保有異動權利,再以各場地公布為主。

[關於分享]
一個自小被雙親反對登山,卻迷戀登山的女孩,
如何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再鼓舞身邊的親朋好友入山。
台灣山林餵養她,她用生命寫字,
餽贈以一本書《我願成為山的侍者》給社會。
與你/妳分享,她的家,她的山,她的故鄉。

[關於崇鳳]
小時候曾想過長大要努力工作,當個律師或老師之類。
怎麼也沒想到,而今一邊寫作一邊帶自然引導。
著迷吟唱與舞蹈,以此歌頌所愛。
台灣的山陪她自學生到流浪成家,
甘願書寫一輩子,為自然效命。

[分享會預告片]

[崇鳳的字]
部落格"甲板" >>> http://milkhu.blogspot.tw/
《我願成為山的侍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9006

o’rip 祝福大家雞祥如意!

16195953_1321827791173349_1814844052267529519_n.jpg

明天就是除夕了,旅人們都與家人團聚了嗎?祝福大家雞祥如意!
o’rip 除夕當天休息哦!!!

o’rip 過年營業時間:
除夕休息
初一正常營業,歡迎旅人們初一來走春
營業時間:中午12點~晚上9點

 

重讀山口政治先生─《知られざる東台湾―湾生が綴るもう一つの台湾史 》

519o9ieg1vl-_sx298_bo1204203200_

1.
這是之前策劃洄瀾人文館《南方的家園:花蓮灣生故事特展1910-1946》的開展隔週,長住花蓮的田姊夫,特地電請他日本女兒,透過網路買到的山口先生絕版書,快遞寄來。沉甸甸的書拿著手裡,想著這麼重要的史料應該我自己花錢買,趕緊掏錢包…。

硬是不收的田姊夫執拗著就是不收,只說這個人,對灣生的研究,很重要。山口桑是他的好朋友,在他辭世前,幾乎都是他來來去去奔波,我說我知道:「20年前初來花蓮就聽說,那是一場重建研海支廳(新城街上)的回憶聚會,一群日人重回兒時故地,想起了小學校時唱的校歌,各自殘缺的記憶拼湊出當年駐在所、郵便局,乃至宿舍家屋的一大片街道地圖,據說最後印成一本我只聽說沒見過的小出版。」

「只是不知在他辭世前,還出了這麼一本厚重的書。」

2.
這日在家,總算有點閒暇力氣,把書拿出來仔細重讀,想起近日爭議,以及灣山爺爺奶奶所受委曲。特別把當初展場撰寫時的兩段文字再找出來。

──入場時,提及策展緣由的第一塊展版文字

█ 寫在展覽之前

有一群人,他們在台灣這塊土地出生,胼手刻苦參與了父母輩建造家園的過程,卻因戰火無情延燒及政權轉移,最後被迫離開這片充滿回憶的地方。

從此,台灣成了他們夢中記掛的故鄉。

這群人的名字叫作「灣生」,「灣生」指的是1895年日本領有台灣土地,到1945年戰敗歸國這段期間,在台灣出生的日人後代。2014年10月,田中實加小姐《灣生回家》出版,書中一則則感人熱淚的灣生故事引發許多讀者共鳴,「灣生」一詞儼然成為吸引年輕人認識台灣土地的入門磚,之後紀錄片上映,甚至創下千萬台幣票房佳績。在這之前,為何我們卻少有聽聞「灣生」,何以是這時間點?紀錄片又為何選在花蓮首映?進一步探究,越發現花蓮與灣生們的絲絲縷縷關連,實是剪不斷理還亂。

事實上,1958年以來,不曾間斷有灣生重返台灣,他們憑著有限記憶或線索,尋覓景物更迭的夢中家園,抑或持著幾紙信箋,四處查訪或已搬遷的故舊友人,其間不乏協助雙方傳遞訊息或找尋的團體或個人,感人事跡在花蓮更是時有所聞。倘我們屈指一算,終戰迄今已過七十載,離台當年時屆壯年的灣生早已凋零,最年幼者(登船時尚在襁褓)如今也已白髮蒼蒼,歲月如浪無情沖刷,灣生快速凋零或步入年邁,這或可稍稍回答,何以是這時間點,牽動許多人的心。

戰爭巨輪隔閡兩地思念,乖離人倫,當年無奈離境,對照回到日本戰後生活的處境維艱,究竟是故鄉或他鄉?人民在國家機器的擺弄下卑微求存,其實我們更想探問,戰後日本經濟復甦,何以灣生去台數十載,仍然念茲在茲這處南方的故鄉?

若說"灣生"是人民在特定時空結構下,回應了國家的需求,那麼正視"灣生"這段歷史,則是對身體被國家化、工具化的反思,不讓「灣生」話題流於一時熱潮,同時這也是東台灣一段重要的開發歷程,遂籌劃了這檔展。

──第三單元,講到這70年,台日來往往返返的交流與思念

█ 尋訪的故事

昭和二十一年(1946)4月6日,父母必須離開自己流血流汗所開鑿的吉野村。6日早上八點清水一組、二組的人員全部到齊,登上來迎接的卡車。現金一人一千日元、和服、夏天和冬天各三件、棉被一人二個,此外皆無。在花蓮女子學校度過二晚,八號在ベーロソ的中學,九日終於從已建造完成的築港出發,登上大戰後倖存的驅逐艦,一路向日本前進。35年前,家族三人心胸充滿夢想與希望,現在雖是九名的大家族橫越玄海灘,已無任何夢想與希望,帶著自己幼小的小孩及已沒有父親的幼稚姪兒二人,4月12日早上於鹿兒島登陸。是第二次艱苦奮鬥的開始,我想這是我┬生難以忘記的早晨。
──《堀上ワキ的手記》,1970

日本厚生省援護局,發表《引揚(遣返)與援護三十年的腳步》時提到,戰後物價高漲,除了被行政機關等徵用者之外,其他日本人只能靠著擺攤子、當搬運工等方式過活。但是臺灣的一般狀況相較於其他地區平穩許多,因此最初將引揚順序排在最後,但因美國借予船隻之故,因此才急速的將日本人撤返。臺灣是戰爭地域中引揚任務最平靜的地區。

1946到1959年,台灣當局禁止日人自由進出,十三年不算短的時間,正好是孑然一身歸鄉的移民村村民,在經濟上漸能重新站穩的時候,等到禁令解除,許多人感慨終於又能踏上台灣這塊土地。

灣生百般尋覓的出生證明

「人終其一生,除了最後的死亡證明,還需要補足出生證明,如此方得見證人生的完整」

《灣生回家》書中,告訴我們這個似是而非,漸漸點頭也就為真的道理,試著詢問日本友人,得到的回答卻是莫衷是一。細究問題的癥結,才發現兩國戶政銜接過程的缺環,原來日人戶藉登記制度,率先於台灣試辦,之後才全面推廣回本國,終戰前戶籍在本國登記的日人,出生資料當然可以查找,而戰後確切登記出生的國人,想當然也沒問題,問題就只發生在戰前出生台灣,戰後遭引揚遣返的日人(灣生)身上,歸納原因其實很簡單—那是終戰受降,"台日兩端的戶籍資料,未進行轉移"。

申請戶籍謄本,從裡頭讀到自己,或父母或是祖父母過去的遷徙軌跡,如今對台灣依然有著美好記憶的灣生逐漸終老,許多人臨終前的心願就是想知道當年在台灣的家變得怎樣?兒時的玩伴、錯過的情人,至今過得好不好?而這樣的感動,其實不僅灣生本人,甚至是灣生的孩子、孫子、後代……,正因為想多知道一點,自家長輩過去的軌跡及經歷,也就在尋訪的過程中,觸動了旁邊其他人,這讓我們有機會記下更多的感動,了解更多這塊土地的故事。

【花蓮市街邁向百年老店】培力計畫 1/14~2/12 @o’rip

 

七O年代開始,記錄台灣快速消逝的產業、手工技藝及文化,可說是那時代許多前輩們,覺得迫切且鬆懈不得的事情,但幾乎四十年過去了,尋百工、記錄失落的百工,到我們這輩仍是時有感概,斷續才冒出「有心青年」偶而為之的事。

褪流行、被淘汰,真是這些逐項消失的老產業、一間間打烊熄燈的老店號,難以擺脫的宿命?就這麼一條舉目望去唯一盡頭的單行道?

實在不希望到最後,只剩「紀錄」下來而已。

所謂「培力」,毋寧改為「陪伴」二字更準確ㄧ些。

而且不是我們陪伴老店,而是老店願意陪伴我們,給我們機會去思考產品與客戶的關聯,使用者的習慣或想法、店家長久提供的服務,專業知識及身為職人的頂真精神。

要說過程中,有什麼設計或行動可以插手的餘地,充其量是藉我們身為「第三者」的眼睛,去把蒙塵的珍珠擦亮。

再如何都不會是我幫你換上另一顆更大更亮的珍珠。

 

——————————————-
花蓮市街邁向百年老店培力計畫成果展, 謹訂於106年1月14日(周六)下午2時,於o’rip 生活旅人二樓開幕,歡迎蒞臨!

展期:106/1/14(周六)~2/12(周日)
時間;12:00~21:00(每日)
地點:o’rip 生活旅人二樓
——————————————-

開幕:106/1/14(周六)下午2時
開幕成果發表
老店家和設計師對話
漫走:106/1/21(周六)下午2時
花蓮市街老店家尋訪

指導單位/文化部 | 主辦單位/花蓮縣文化局 | 執行單位/o’rip生活旅人

邁向百年老店臉書粉絲專頁
花蓮街區老店家臉書粉絲專頁
花蓮藝文漫遊臉書粉絲專頁

邁向百年老店展覽海報.jpg

 


15724646_372374136471274_1882790605136430807_o.jpg

【新味醬油】

創立於1927年的新味醬油工廠,為花蓮人熟悉的虎標醬油。位於花蓮博愛街鬧區,除了所釀造的醬油,供應了許多花蓮名產店(諸如德利豆干、液香扁食、炸彈蔥油餅、南華麵店外),更是許多老花蓮或難忘懷的懷舊滋味。

源於日治時代的釀造技術,花蓮至今仍有在地的醬油職人,日式的豆麥釀造,由鹽、水、大豆、小麥所組成,看似元素簡單,經過時間的等候發酵,卻幻化出舌尖上的迷人風味。

1945年終戰,日本退出台灣,原本統一管制的米、糖、油、鹽、醬油等原料全面解禁,彼時醬油師傅、工廠紛紛自立門戶。鼎盛時期,全台赫然有一百六十餘家醬油工廠,到目前花蓮還堅持釀造的,只剩原為虎標的新味醬油,其他廠家則早已歇業。

新味醬油的第一代創辦人許日,於民國25年從故鄉鹿港來到花蓮訪兄,初來乍到的他,賣木炭維生,日後見到其兄所經營「振馨美醬油」,遂興起拜師學習製作醬油的念頭,漸漸掌握改裝設備釀造傳統口味醬油的技術,隨後經歷幾次店家改名和門牌重劃,命名為「珍芳醬油工廠」,以「虎標」為膾炙人口的包裝識別。民國59年,由第二代(子女排行老三)的許南東、媳婦曹美潔接手經營,並改名為現在的「新味醬油」。

新味老闆娘的回憶,早在1973年,就考領了當年的汽車駕照,當時她一介巾幗,經常隻身送貨,範圍北達南澳,南至池上,交通工具呢?則是板車、腳踏車、摩托車、汽車交替。當年運輸的艱困可見,經營者耐苦耐勞的精神,是老店所以堅持傳統釀造至今的主因。

目前經營者許南東先生,其子有意接棒,並自費出資著手進行廠房的裝修(包括生產動線及衛生條件的改善),朝著特色觀光及能夠操作見學課程的空間邁進。

 

15732262_372374046471283_954188239136555421_o.jpg

【大昌帆布行】

創於1955年的大昌帆布行,為花蓮第一家帆布行,到第二代王復昌、陳美蓉夫婦接手,擁有優異的縫紉車布技術。但也面臨帆布材質被取代和使用不再廣泛,商討結果希望能從兩部分培力大昌帆布行:
一為客製百工包
二為旅行者普遍使用設計的百花包

希望再創帆布事業的第二春。

https://is.gd/8u368C
(教育廣播電台錄音播出檔,黃凱昕提供)

 

15732533_372374216471266_3842352953916267189_o.jpg

【尚文堂】

日治時期,花蓮港街區成立的裱褙店大和屋,民國後改為尚文堂裱褙店,歷經91年頭,三代經營,仍優雅地迄立在花蓮福建街,在陪伴花蓮藝文發展史上,可謂功丞。

大和屋,成立於1925年,日治時期,由日本移民經營,花蓮在地學子-林文精,14歲進入大和屋當學徒,二次大戰後,大和屋主舉家撤回日本,便交由林文精接手,之後改名為尚文堂,一直沿用至今。當年裱褙工作以修復日式的紙門、屏風為主,也裱褙書畫作品,來往愛好藝術者居多,不知不覺,便成為花蓮藝術裱褙的聚所。

尚文堂今日已經改建為公寓,但進到這歷史老店,仍會被琳瑯滿目、老舊雜陳的藝文味給薰習,牆壁陳列日治時期裱褙的工具如刻有大和屋木尺、毛刷、瓶罐、木梯、熊棕刷、和槌刷等,環顧四週,郭瑞珍近年的油畫、水彩和手工書創作,更是豐富讓人目不暇給,這老店新味的藝文空間,曾經裱褙過張大千和溥心畬大師級的字畫,在地藝術家駱香林,也都在尚文堂裱褙。

目前經營者郭瑞珍,傳承這幾近百年老店,除了裱褙工作,她的手工書製作創意無窮,希望以自己豐富又多面向的創作來開拓文創市場,尚文堂不再只是裱褙店,更是她期待的創意發想天地,老店雖老,創意猶新,往後經營會更多元,圍繞著藝術創新,以實體店面為主,網路為輔,接力邁向百年老店更新經營。

 

15732692_372374183137936_5823479663613225627_o.jpg

【中華豆沙】

創辦於1958年的中華豆沙,追溯到更早,在日治時期,是少數幾家被指定來製作味噌的工廠。之後改製作豆腐起家,工廠內擁有獨一無二的冷泉,後來再轉為製作紅豆、綠豆沙內餡,漸漸取代了原來的豆腐生產,並一躍成為花蓮名產店、烘焙業、傳統米食內餡的最上游供應製作商。

目前第三代二名兒子正著手經營,工廠的生產設備也正進行投資更新,未來豆餡的供應將由遷至福興的新購設備工廠生產(據聞投資設備就八千萬日幣,全台只有二台)。

參與花蓮市街邁向百年老店培力的中華豆沙老闆,經培力單位媒合設計師郭函姿,共同討論商量結果,第二代經營者目前有意用新設備所生產出的優質內餡(初步預定是羊羹,將聘請沖繩師父教授技術),進行自家商品的開發,邁出擁有自家品牌商品的第一步。

初步擬定培力點落,是協助中華豆沙建立自家商標及產品機器化包裝袋的設計協助。

https://is.gd/klVpQW
(教育廣播電台錄音播出檔,黃凱昕提供)

 

15724593_372373956471292_4677654249889244449_o

【福福鋼筆店】

培力過程,多次走訪老店家,發現老店家之所以為老,除了歲月,還有人在生活中經營出的老味道。

老味道如其人風骨,福福鋼筆店如賴義山先生,終日終年清肅的衣著-白襯衫+西裝褲,老學究的鏡框,言談舉止優雅自信,練就超過半世紀以上的一手好字,這些年書寫樂的復興,讓老店雖老精神更新。

花蓮市中山路上「福福鋼筆」的創辦人賴義山先生,自民國43年創立至今已有60年。賴義山的父親「賴漢松」是花蓮第一位相命師,「賴漢松擇日館」師承基隆鼎鼎有名的相命師蔡逢時,為蔡姓相命師第一代的徒弟。

賴義山排行第二,小時候時常在父親開設的中山路「賴漢松擇日館」遊玩,。因日人推動「皇民化運動」,不准公開掛牌算命,於是賴漢松全家搬到今花蓮市忠孝街上,繼續暗中為人算命。

1955年賴義山妻子的姑丈讓租店面,於是在中山路賣起愛國獎券,因緣際會改為修理與賣鋼筆,巧合的是,事後得知後來「福福鋼筆」的開設地點是當年父親擺攤的地方,心中覺得這就是命運啊!

在日治時期及戰後早期,還沒有原子筆,學生或公務人員因為常有書寫的需要,除了鉛筆,人人一定是持著鋼筆,當時,福福是花蓮最大的鋼筆店,人稱「鋼筆大王」。

現在對賴義山來說,最滿足的事,是完成鋼筆的六國專利申請,費盡多年的研發,終於取得鋼筆的筆尖兩用專利,二兒子賴立卿與長孫賴凱威負起承接的使命,三代鋼筆事業,繼續提供花蓮文化人精神所需,慢慢有觀光客前來詢問鋼筆,網路行銷也加入,舉凡購買福福鋼筆者,老店家即時幫你和鋼筆拍照,上傳福福鋼筆網站,消費者即成為最有力的代言人!

目前參與花蓮文化局舉辦的邁向百年老店培力,由O’rip 團隊執行,媒合設計師謝正川進行空間改造計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ejdVPuW6tE

 

【繁花講座】走在社會實踐的路上_好伴 x 老寮 _2017.01.04

繁花講座:走在社會實踐的路上_好伴 x 老寮 _2017.01.04

一直以來,覺得有很多團體在做很棒的事
值得讓大家了解與交流,
一起來吧,聽聽他們在做些什麼。:)

當然,也歡迎你分享給你的朋友們 …

——————————————————————-

好伴 vs 老寮
都是老房子為基地開始,一群有熱情抱負的創業者,
同樣之中都有「返鄉青年」。
老寮從山邊出發,好伴則是舊城復興
聆聽他們自我實現的經驗分享,
透過分享與對談,激發三個縣市的社會實踐不同的火花。

報名網址:goo.gl/5jxNb4 (活動免費,請報名參加)

#好伴 老寮 社會創新 共同工作空間 農創

★繁花基地:洄瀾客廳
https://www.facebook.com/FlippedHualien/

繁花講座:走在社會實踐的路上_好伴x老寮.jpg

【好伴 Happen! 讓好事發生】

「因為一堂大學畢業前的課而意外地踏上創業之路,
回到家鄉台中,落腳舊城區,和夥伴珮綺一起創立了好伴……」___邱嘉緣

三年前有兩個女孩(嘉緣和珮綺),
因為台大社會系開設的「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課程中認識,
意外成為「好伴共同工作空間(Happen!)」的主人。

共同工作空間(英文為 Coworking Space ),
意旨著在同一個空間裡,有不同的小團隊同時工作著,
他們可能是獨立創業的人,也可能是短暫停留在這個城市的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

這些人臥虎藏龍,各自默默地進行心中理想的專案,
在一次一次的討論中,發現原來空間裡是可以找到理念相同夥伴,
這些資源就串起來了。
共同工作空間也可以是一個展演空間、作品展示空間、
書籍閱讀空間以及共食廚房,討論活動、討論食安、新住民…等議題。

我一次造訪好伴,
是在台中主婦聯盟舉辦的「基改天老爺紀錄片播放與座談」,
從此埋下基改的觀念與社會問題探討。
心想,一場講座若能改變20人,100場講座就有2000人吧!(笑)

果真這個空間產生了影響力,在三年之間,台中的年輕人回來了,
以青創小店、議題團體和創意行動的面貌讓台中舊城成為社會創新的培養皿,注入不一樣的城市再生想像。

(照片來源:好伴)

15590676_921652817977181_3860265883098823817_n15621591_921652814643848_3368396504923726651_n

台灣山林邊陲的美麗與哀愁!
別再掏空故鄉的資產了!青年們在哪裡?

【講題二:老寮_山林邊區的社會創新】

「奇觀式的老街觀光拯救不了故鄉……傳統文化的流逝,希望下一代的孩子還能認同自己是南庄人……」邱星崴

你可能知道美麗的南庄,
山裡雲霧繚繞,時而下雨時而艷陽。
大家都會去老街走走,
卻經常忽略了農村生活其實是有他的運作系統,不只有觀光
也因為觀光化……慢慢地文化消失中。

老寮,是邱星崴集結幾位好友一起創立的老寮Hostel,
他發起以工換宿,去體驗一趟真正的農村生活。
多年來,邱星崴讓青年們實地走去農村,鼓勵青年返鄉。
現在,還有農創餐廳,成為在地小農的支援系統。

有感於傳統文化的流逝,
希望下一代的孩子還能認同自己是南庄人,
所以從大學開始,長達八年的時間返鄉溯源,
探尋台灣山林邊陲的美麗與哀愁。

大學時阿婆告訴他:「你讀書的人,不要回來了。」
他不聽話,硬是召集朋友,
三年前成立「大南埔農村辦公室」紀錄文化,
也嘗試和農村一起走出不同的路。

他認為,奇觀式的老街觀光拯救不了故鄉,耕山農創採取「以產業保存文化」的社會創新作法,遂而逐步打開產業鏈,推動青年返鄉。
你的家鄉也是面臨一樣的問題嗎?一起來聽邱星崴分享。
(照片來源:邱星崴)

15590610_922182367924226_2148596101083515118_n15541116_922182371257559_4985176481786375022_n

【媒體報導】到太魯閣族廚房 「小旅行」尋原味《聯合報》

到太魯閣族廚房 「小旅行」尋原味

聯合報 記者徐庭揚/花蓮報導

農委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與O’rip生活旅人工作室合作,昨舉辦第3場「尋原味」花蓮人廚房的穿梭旅行活動,來自大同大禮部落的太魯閣族人都姆恩.馬邵帶領遊客欣賞傳統藤編器具、體驗演奏傳統樂器口簧琴及木琴,更動手烹煮在重要慶典才能喝到的玉米濃湯,讓遊客大讚不虛此行。

遊客參訪 歌勒文傳工作室 ,這裡展示了各種昔日太魯閣族所使用的藤編器具。 馬邵都姆說,傳統太魯閣族男子擅長藤編,因為沒有兄弟,又怕父親的藤編技藝失傳,所以家中的3姊妹打破傳統繼承藤編工藝,從最費力的上山採藤、處理到編織教學與販售,全部一手包辦。

同時也安排遊客體驗傳統樂器口簧琴DIY及木琴演奏。都姆恩.馬邵說,口簧琴是太魯閣族的傳統樂器,藉由竹片震動及口腔共鳴產生聲音,由於音律特別,族人常用來娛樂、溝通及傳遞男女間的愛意。遊客們費力地用雕刻刀刨著桂竹竹片,再經過老師巧手修飾、綁上繩子,獨一無二的口簧琴終於大功告成。

為了體驗飲食文化,另也安排烹飪課程,除分享原生種作物,還親自動手做午餐。族人從山上採集各種食材,包括山茼蒿、山胡椒、三腳貓等,第一次吃到野菜的遊客說,口感還不錯。

遊客也走入太魯閣廚房,學習如何料理這些食材,其中太魯閣族的傳統玉米濃湯,只有在節慶時才吃得到,作法是將硬質玉米磨細後,再加入豬肉、綠豆等食材一起熬煮,讓玉米吃起來不僅香軟可口,還多了幾分層次感,遊客們稱讚好吃。

遊客王先生說,太魯閣族廚房小旅行活動,不僅能深入體驗當地的傳統農耕,還可享受來自大自然最原始的味道,在山林中學習來自部落的生活智慧。
http://udn.com/news/story/7328/2148035

 

photo-1
大小朋友拿起棒子敲打木琴,聽著高高低低的清脆樂音從手下傳來,感到非常的新奇。 圖/農改場提供

photo
遊客走入太魯閣廚房,學習如何料理傳統食材。 圖/農改場提供

【啜口茶。談百味人生】11/18-11/30@o’rip

15094524_1239394326083363_180938397578072331_n

o’rip這幾年來,一直在經營市區的街頭巷尾,從溝仔尾、民生社區到整個城市的踏訪漫走,11 月份在天氣開始逐漸舒爽之際,我們邀請大家一起來啜口茶,談從前,還有如今。

這次我們邀請了六個店家,他們用心做的點心剛好可以拿來配茶。豐興餅鋪和德利豆乾都是從日治時期就在花蓮經營的老店家,早期透過鐵路行銷快速累積能力及奠定花蓮名產的地位,而他們身後更引出了中華豆沙及新味醬油兩個原料商,在地食物鏈的完整和產業的發展絕對有關係,而兩家原料商今年也獲選為文化局第一波「邁向百年老店」的培力店家,兩家店未來都有新的計畫,令人期待。

為兼顧新一輩的思維,這次也邀請了吳府其馬舖及豆和菓子。吳府其馬舖以自身對食材的敏銳熱情,持續改良沙其馬的口味;豆和菓子則是在日本東京製菓學校研習後,選擇返鄉創業。

他們的奮鬥歷程和時代背景,恰巧也帶出了花蓮時代流轉的面貌。豐興餅鋪的鄭榮章和德利豆乾的廖文雄帶我們一探日治時期和台灣光復後的那段歲月;公路與鐵路相繼開通後,所掀起的繁榮光景;直到現在商家林立、勞力和大環境的轉變,每家店都有不同的轉型思維,千迴百轉又各自有不同的走向。

新一代的年輕人雖然沒有老店轉型變動的壓力,但市場競爭更加激烈了,但我們透過吳府其馬舖和豆和菓子兩家新興小店,看到了新一代的思維及純真,而且有趣的事,就像老店當初創業茁壯期一樣,都在奮力衝衝衝。

如果人生是一個舞台,每個人都是自己舞台上的主角。恰巧在一段時空背景下,共譜出一段花蓮光景。

11/18-11/30歡迎來o’rip,一起聽聽他們的故事、嚐嚐他們熬出來的百味人生。

指導單位:經濟部技術處
主辦單位:東部產業技術服務中心
承辦單位:財團法人石材暨資源產業研究發展中心、o’rip生活旅人


展覽日期:11月18日~11月30日(時光匆匆,敬請把握)
展覽時間:每日中午12點到晚上9點
地址:o’rip生活旅人 花蓮巿節約街27號

15036255_1239394176083378_4187090121596041523_n15055712_1239393809416748_8832945556811580654_n15085448_1239393869416742_2457156584107983099_n15135882_1239394409416688_886651688535219283_nimg_5506img_5508img_5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