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p8】ㄈㄥ年祭歌舞

DSCN2695

(文/黃啟瑞)

車停的遠,所以得走一段路才能到達會場,自小客車停滿馬路兩旁,整排綿延數里,中間夾雜幾輛碩大遊覽巴士。這是二OO五年,花蓮聯合豐年祭的會場,地點在光復鄉台九線加油站旁的舊營區。

上萬人陸續湧進來,觀光客少,被動員的族人相較數量更多,得利卡、廂型車…白衣黑邊的是噶瑪蘭族人們、水藍衫布農族、清白背心織綴粉紅、紫色菱形紋的是太魯閣人,其餘大紅衣裳阿美族,黑壓壓一片。訂製的便當一大袋一大落提進來,少女站在隊伍帳棚前分發,高喊雞腿、排骨、另有爌肉飯口味…,你一定納悶想,這跟我們熟悉的運動會場景有什麼不一樣?主辦單位發送餐點和飲水,代表隊各有休息區,不一樣,真的不一樣,試音中的音響震天嘎響,參加的選手則是全村動員,年長的高齡八十、小的只有幼兒園,現場比的是誰的舞步較統一、誰的陣容更盛大。

中央山脈高,縱谷天色總提早變暗。

午後四點,炙烤的夏陽漸漸隱褪,天空灰沉沉壓下,場地氣氛卻因溫度涼爽而高昇,司儀指揮台上熱絡呼喊,各部落代表隊輪番上陣,舞碼依序有迎賓、竹竿、筷子、夾子舞等等。那年開始流行一首新編的歌舞,曲名為"海洋之歌"(事後知道是潘金松演唱,金欣唱片發行)。諸事到位後,海洋之歌節奏響起,開始一小段沈寂,領頭的舞者頷首交疊手臂,跨步在前,腰微彎,旋律這時流淌出來…,嗣後天色全暗,場燈盡數亮起,光影交錯下,舞者的腳跟翹起,後仰…,幾個八分音符過後,節奏突然明朗輕快起來,匆匆一變,繽紛熱鬧,交踏地、跳躍地、繁複地、愉悅地各式肢體擺動,現場歡聲…。

歌謠末了,舞者們再次串成一排,攜手,微微前傾、後仰,旋律再次拉緩,彷彿方才發生的所有熱絡這時重新擱下,回復和緩的呼吸,一吐一吶,純淨月光。

幾年前,部落間還曾流行過另外一首歌曲,叫做阿美恰恰,舞步取用恰恰節奏,一排人街舞歡笑往前跨足,迴轉旋身、拍手,落點均算在節拍上,動作自由變化,唯其原則是盡可能誇大,有時你會看到長輩阿姨們兩肘作雞翅狀拍擊,身體前傾扭動後仰,常常引得全場歡聲大笑。這首歌的超台客魅力,有人則認為非要頭目不足表現,試想慶典一開始,頭目還正經八百點酒作祭、致詞感言落落長,或是平日與年輕階級聚會時不苟言笑、訓話絕對掌握不住時間導致呵欠連連,獨出的羽毛頭冠、紅色長袍長輩,這時卻拋下身段,極盡情緒高張逗趣能事,一同跳舞的族人露齒暢笑,旁觀年輕人則引掌作嘯,high到高點自不待言,我想見識過阿美恰恰舞步畫面的人,回想起來一定莞爾。

 ◇

事實上,過去豐年祭稱"Malikud"或"Malaliki",前者是團結過河,後者為手牽手圍圈跳舞,更講究的部落則稱"Ilisin",直接指節慶。過去,豐年祭典的日期由祭司和長老們商議決定,且不同部落各有傳承典故—祭儀、服飾搭配歌舞…鈴鐺叮珮,並負感恩、除喪、慰藉、傳承、聯誼等功能。

豐年祭前,須得諸般事宜預備,年輕男子齊聚會所,白天伐木結蘆,晚上練習吟唱祭歌,女子們則在家春米製糕、補綴衣裳…。如今變得觀光化了,官方強勢介入安排,豐年祭變成豐年節,祭歌淪為迎賓舞,不再有迎靈、宴靈、送靈程序,場面充斥剪綵、致詞、餐聚、散會,熱哄哄鬧非凡,有識之士難免憂心,卻也明白避無可避。

有些過去正在式微,新的傳統正在發生。

細觀這些年不同的豐年祭現象,迎賓土風舞出現、紅色舞衣風行、不同的流行舞曲漲落、表演道具出現等,有時我們只好為自己尋找阿Q的群眾心理分析樂趣,海洋之歌從2003年開始,至今魅力不墬,也許意味著跳的這族群,需要那樣的前後兩段沈寂,呼吸俯仰,的確我們需要這樣的沈寂,現在的豐年祭程序,現在的阿美族處境,需要一小段安靜時光,這樣的安靜沈寂,提供進步再生的力量,海洋之歌透露著這點,也許因為這點魅力而擄獲鬧烘烘現場人心。

歌舞酒月,這首歌風靡了花東縱谷海岸大小部落,到如今四年,也許還持續更久…。

 

【可以在夜市菜車買到的專輯】
豐年海洋之歌,為金欣唱片發行,分有男聲與女聲版,
你可以上午在花蓮的重慶市場菜攤上買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