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p46、47】 附的藝文事件年表,怎麼看?

poster-cover.jpg

導讀。之一

如果你對東海岸的藝術創作,還停留在不過就是「一堆漂流木」的片面理解,
那你可嚴重落伍了。

1980年花蓮維納斯藝廊創立,1987年《東海岸評論》雜誌發行,進入九O年代,先是洄瀾文教基金會出版《洄瀾本土叢書》,緊接著花蓮石雕協會、新象社區交流協會、日出環境小組等團體紛紛成立,一波新、舊花蓮人參與公共事務的行動正慢慢覺醒,1995年底台泥悄悄擴廠的消息曝光,醫界、教師、媒體、環保團體、藝術家串連起來,就連原本沉默的民眾也生氣了,水泥產業轉移給社會的高污染成本,迫使大夥站在同一陣線,不只要考慮這一代人,也要為下一代留下生路,該運動成了花蓮持續最久動員最多的環境抗爭。

反台泥過程,幾乎同一群人在鹽寮國小經驗了第一屆國際石雕公開邀請賽,花蓮民間開始積蓄主辦國際活動的經驗,1996年甘信一在石門成立拙而奇藝術空間,複合媒材為花蓮注入一股現代藝術的活力。到隔年,文化中心開辦國際石雕藝術節,試圖用藝術文化吸引觀光,至此,花蓮的創作者彷彿註定了往後要在自然環境、社會參與、觀光期待之間,多方角力進行拉扯。

反觀花蓮隔鄰的台東呢?o’rip 整理的年表看來,要到1999年縣府舉辦南島文化節,較為活躍的現代藝文活動端倪才稍顯露。千禧年第一道曙光照在港口藝術家季拉黑子《太陽之門》作品上頭,2001年史前館正式開館,所籌劃《微弱的力與美》特展,邀請港口、都蘭、拉勞蘭三個部落共同參與,同年”都蘭糖廠咖啡館”及設在台東糖廠裡的”原社手創生活館”成立開幕,因應中央政策,地方配合空間活化、文創推動等種種措施急起直追。花蓮藝文團體疲於奔走,呼籲保留松園別館、將軍府、嘗試參與文創園區規劃的同時,台東鐵道藝術村的活化正正式展開。

往後頻繁交流,表面上花蓮與台東的藝術環境同時蓬勃發展,舉目所見根植於傳統的創作者有,求新求變的創作更所在多是,木、石、金屬、織品、圖像、裝置、多媒體、複合媒材…等,幾乎任何的創作表現,都可舉出極為精采的作品,山海之境豐富了創作者的生命樣態,創作者則報以藝術的多元繽紛樣貌。可實際上,從2007年花蓮的政治人物領軍北上炒作「蘇花高」爭議開始,花蓮與台東兩地的差距,又越行越遠。

地理的限制與發展,過去台灣重西輕東,花蓮人隱然的不滿,似乎特別容易被激起,新舊花蓮人反台泥運動,當時為環境後代站同一陣線的共識,正逐步被瓦解,從「花蓮人才能管花蓮事」到「花蓮人也不管花蓮事了」,輕文化資產、過度迎合對岸觀光,層出不窮卻乏人聞問的開發案,變成今日花蓮公共參與的寫照。而反觀同樣沒有這條”政治公路”的台東,歌手回鄉帶部落青少年成長營、辦阿米斯音樂節,部落主體意識甚至直接"噓下"不尊重祭典儀式的政治趕場,鐵花村音樂聚落週週吸引來自各國的遊客,金曲音樂得獎、設計師週、部落品牌進軍日本,雖然還是有反美麗灣這類抗爭,但重要的,大人所營處的環境,藝創正浸淫著未來主人翁的成長。

去年生活美學館在花創文化園區舉辦「2015原創生活節」,現場我們看到台東平原參與的創作者,展現的是歸零學習及共同創作,花蓮藝術家則一貫維持個人擅長的創作脈絡及風格,南岸團隊正走出結合傳統語彙與工藝混種的精緻生活路線,而才邁入第三年的海或市集,則在這三處之外,展現獨特的吸引和活(魅)力,當時少見港口部落一干朋友,那是幾乎同時,他們正在部落舉行與族人對話的”藝術pakongko(說故事)”創作聯展。

若說藝術是為開啟真相,按藝文發展脈絡,或許我們看到的是兩地社會越來越懸殊的落差。

 

廣告

One thought on “o’rip46、47】 附的藝文事件年表,怎麼看?

  1. 我和作者對於花東兩地藝術環境發展的差異所見略同,主政者的視野和態度對地方藝文的影響可見一斑,以我個人和台東縣政府文化處、市公所藝文相關單位打交道的經驗,這幾位公務人員給我的感覺頗好,感覺對自己的工作有熱情。

    近日有機會和台東的藝文相關工作者(包含幕後及行政工作者)近距離交流,這幾位在線上的工作者對於台東的藝文環境有更高的期待,也或多或少有不同於正面的看法。譬如外界對於鐵花村的好評,內部工作者認為其實不必過度美化想像,畢竟也有他的苦處。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