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p39—變遷中的花蓮地景

IMG_7939(縮)

文字__黃斐悅˙攝影__王小傑

現在的花蓮很美,但舊時的花蓮更令人驚嘆。二十年前還年幼的我,每當翻閱起花東攝影圖集,心底油然而生盡是對家鄉的驕傲。

如今,照片中的地景大都還在,風貌卻「縮水」許多,雖然依舊美好,但不若以往的遼闊壯麗。原始海岸線變短、馬路變寬、零星設施變多;縱谷稻田間冒出許多豪宅,追拍大片稻穗得要往更南跑;從飛機上下看,蘇花地區的山林因採礦而坑坑洞洞,和平工業區炊煙裊裊。與全台相比,花東地區的景色變化不算快,卻也靜靜地在時光流逝中一點一滴轉動,經歷著某種生命週期。

生長在農業轉工業時代的人們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家附近的稻田不知何時起休耕的,接著某天就賣了、挖掉了,蓋起華麗的水泥新厝;常去的海岸某天突然堆滿水泥消波塊;再小的溪流,也隨時可能被糊上水泥灌漿,或在中央山脈一側,或在海岸山脈一端。這些事都太瑣碎以致於無力去關注,但經年累月下產生的巨大變化,總使回鄉人吃驚。若將花蓮縣這2~30年的空照圖作成影片快轉播放,便會看見從平地往山地、從道路往兩旁,綠色土地不斷零星地消失,紅黃色的都市土地在擴張,其中以花蓮市週邊最為明顯。

無感也好,憤怒也罷,現實就是自然土地的流失從未停止。在人口增加、經濟發展下,臺灣島除了中高海拔山區外,任何一處都逃不過這樣的「地景變遷」(landscape change)。地景變遷原是很中性的專有名詞,其變遷因素包含自然及人為兩種,但隨環境破壞日益嚴重,目前全球關注的地景變遷,往往是人類活動造成。當然,東部地景變遷的速度跟西部相較還算慢,才被稱為「最後一片淨土」。

不過花蓮的氛圍也變了,難以再如同以往,單純欣賞家鄉的美。2007年間蘇花高爭議在花蓮造成地方意見分裂後,「淨土」兩字不再被提起,只因其含有「台北人的後花蓮」意味。而坊間流傳的「好山好水好辛酸」一語也道破花蓮的經濟困境,美麗的山海反成了諷刺。

我依然受到山海的召喚而有深刻的家鄉認同,蘇花高的紛紛擾擾後,仍選擇了環境保護的工作。但我眼中的風景裡,多了許多生活於其上的人,畢竟現在地景快速變遷的因子是人啊!如果期望地景能被保存,更要關心人們為何希冀地貌被改變。

土地的生命週期如常轉動著。不曉得下ㄧ個二十年,移動中的花蓮地景,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