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新城天主堂

文/楊賢楚

對於教堂總是有著偏見。認為是莊嚴肅穆但是都類似且很無聊的地方。

不過仔細回想起來,曾經待過許多時間的教堂在回憶裡卻不是那麼回事。

在國中以前,常常花一整個下午待在教堂裡。

絕對不是為了禱告,也不是因為父母是虔誠的教徒。只是為了陪妹妹練舞,妹妹的舞蹈班時常利用教堂大禮堂來練習和排練。母親為了要照顧她,於是常帶著我待在那裡直到結束。在冗長的練習時間裡,不用練舞的我以及其他沒跳舞的孩子喜歡一起在教堂玩耍冒險。

從一樓的禮拜堂到屋頂的裸露管線,教堂裡面沒有一個地方是沒有被我們冒犯過的。雖常因此被修理,但是還是樂此不疲。可是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每當教堂有禮拜活動的時候,大家絕對不會接近禮拜堂。

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充斥在空氣中的祈禱聲、吟唱的樂聲以及神父講解的經文,對還是孩子的我來說感到一種可怕且強大的力量。也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對教堂總是感覺懼怕且不適。

前陣子,因為替愛人跑採訪而去了新城,在苦苦尋覓之下好不容易才找到新城天主教堂。那教堂,跟我記憶中的刻板模樣完全不一樣。

經過緋綠的矮木叢道路,穿過曾經紅豔但現已斑駁的鳥居,撫過早已弄不清是什麼的守護獸,才能夠看見,那生意盎然的綠舟。給我一種像似在沙漠中幾近渴死的旅人發現那清泉的歡愉。

神父驕傲的說,你該在聖誕節的時候再來看看,那時候被妝點的教堂才更是漂亮。

奇妙的教堂,自然有能夠映襯他的居者。

戴神父,讓我瞭解對於教堂的恐懼來由。我所懼怕的不是教堂,而是在裡面的人啊。船型的教堂貼切的表現出在禮拜中所匯集的意念,龐大、穩固、在波濤洶湧中也不會改變,就如同他本人一樣。

在毛毛細雨中聊了一整個下午,天南地北的聊。

說到著令人審思的話題時,總喜歡和藹但若帶嘲諷的笑,如同小雨中的陽光。述說完後的靜默相視,露骨的渴望你自行的思考。很可愛,可親,在言行之中讓人感受到宗教宏偉強大的力量。一切的榮耀不是歸於主,而是歸於信仰主的人們。是這樣說的吧。

哪一天,有機會請到新城天主堂晃晃。雖然神父不常在,但是看看教堂,感受一下,你就能馬上的瞭解神父是個怎麼樣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