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p7】盛夏紀念冊,花蓮影像風景

盛夏紀念冊,花蓮影像風景    (文/黃啟瑞)

 

恰如蘿拉跑出了柏林街景、艾蜜莉棲身巴黎咖啡館、哈利波特每學期推著行李衝進倫敦十字軍車站九又四分之三號月台,這些諸般影像拼貼/構築了我們身為觀影者對於這些都市場景的窺看,劇情推移賦予空間全新意義,有時我們甚至難以釐清:究竟電影因著這些風景而增色?抑或這些風景憑藉電影而雋永?如夢似幻,在巴黎蒙馬特區旅行的路途,你可曾起念就轉進那間也許有著Audrey Tautou異想女侍服務的咖啡餐館?

 

蔚藍海岸

倘若細數曾在花蓮取景的電影或劇像,七星潭絕對名列前茅。

這地處花蓮北側的蔚藍海灣,遠山淡墨迤邐,幾年前7-11就曾推出這麼一句CF文案,「花東的海,是夏天的啤酒泡沫」,啤酒泡沫等閒輕易醉倒人,真實原即眾多故事上演的舞台,青春恣意揮霍,來往遊客、劇作家和導演無不前仆後繼。

 

公共電視《後山日先照》戲劇當年即以此處拍攝三O年代逃難的宜蘭移民,牽罟捕魚情節;2006年陳正道在七星潭北段拍攝電影〈盛夏光年〉結尾戲,俊美男女主角驅車海灘,變動波濤中,一塊長大的男主角對男主角表白,女主角一旁靜默流淚,掙扎衝突扭曲,盛夏青春三角難解戀情,對照來去浪花激起莫衷是。

 

揮別七星潭寬闊海岸,由北或南,蜿蜒蘇花古道、筆直台11線,則適合公路流浪電影鋪陳,這類劇情通常有著迷失徬徨都市主角,逃開(亡)冷漠疏離環境後,莫名因素來到有著蔚藍大海包容原野的花蓮,迷路、意外、偶遇…,綠野仙蹤桃樂蒂般,〈夢遊夏威夷〉、〈單車上路〉等劇碼推移,主角最後重拾已然喪失的信仰價值、撫平不堪心靈創傷,等…

 

縱谷阡陌屋舍

離開海邊,花蓮則為縱谷大山和稻田。

 

漫走漫遊取景,我們絕難錯過舊名摩利莎卡(或森阪)的林田山,2005年慘遭祝融前,這兒曾是輝煌伐木山城,壘石砌成階梯,木屋閭巷炊煙相聞,在良好保存條件下,作為絕佳日治時代村莊故事場景,公視即在此拍過第一部原住民語單元劇〈誰在橋上寫字〉,以及後來描寫莫那魯道抗日故事的年度大戲《風中緋櫻》。

 

電影〈盛夏光年〉則拍美了玉里的縱谷田間,綠油油稻田一望無際,中間開道青春夢幻柏油路——導演任意跳接主角幼年磯崎國小、穿著花工制服繡上花中校名學號,玉里高中拍攝校園主景,卻又跑去花農體育館打籃球,宣傳劇照主角們穿著制服卻又是在新城照相館門前…,盛夏光年該片一度延燒網路掀起電影場景考據風潮,熟門熟路老花蓮一個接一個,電影細節深究大家共同找碴,比看看誰認出的花蓮場景多。

 盛夏光年宣傳劇照平日午後的光景

繁華煙花地

穿梭圍繞花蓮市區街巷的電影,相對大山大海取景,顯得勢單力薄,值得一提為改編花蓮作家王楨和小說的〈玫瑰玫瑰我愛你〉,這部堪稱七O年代鄉土文學重要作品,用戲謔、輕快手法描述花蓮溝仔尾花街底層的小人物悲喜,當年的故事於今看來仍然前衛有趣,作為拍攝場景之一的中華大旅社,迄今依舊矗立花蓮一心街底,寫著舊戲院名稱的黑板、老式海報、不再行駛的公車時刻表,緊鄰舊鐵道繁華商圈卻兀自散發舊時氛圍,可惜如今不敵新興各式華麗民宿已然歇業。

 

拍攝〈策馬入林〉的和仁海邊木麻黃林已開發為發電廠和水泥港、林田山部分建築物燒成灰燼地,磯崎國小其實早遭荒棄,電影搭景之外(之後)的實情,不禁令人莞爾欷噓…,劇情影像或許還會持續拍下去,觀眾當然更該用力看,同時,繼這篇花蓮影像漫走漫遊文章亂語胡言,也許你開始想,說不定真的可以攜帶各部電影劇照到花蓮,格物窮理來個另類遊玩。

 

花蓮,當然更歡迎你來勘景。

 

相關花蓮取景影像作品…

☆ 策馬入林/王童導演/中央電影發行 1985

☆ 玫瑰玫瑰我愛你/王楨和原著/張美君導演,蒙太奇發行 1985

☆ 誰在橋上寫字/瞿友寧導演/公共電視發行 2000

☆ 後山日先照/吳豐秋原著/李岳峰導演,公共電視發行 2002

☆ 風中緋櫻/鄧相揚原著/萬仁導演/公共電視發行 2004

☆ 夢遊夏威夷/陳建利導演/活力電影發行 2004

☆ 單車上路/李志薔導演/台灣聯通發行 2006

☆ 盛夏光年/陳正道導演/前景發行 2006

(文中盛夏光年劇照,為前滾翻影像工作室提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