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p7 】我不在花蓮,就在去花蓮的路上

我不在花蓮,

就在去花蓮的路上      (文/劉梓潔)

 

若不是實地走訪,很難想像,在這一方城郭之內,竟誕生了這麼多位作家。70年代鄉土文學代表作家王禎和住在中正路上,作家林宜澐在中華路上,幾位活躍文壇的中生代詩人也出生於此,陳黎在上海街,陳克華在南京街,陳義芝在重慶街,彼此幾乎是前街後巷般的咫尺距離。

 

這個區域,有條小河流過,流到南京街,便是花蓮人稱的「溝仔尾」。店家沿河而居,架起吊腳樓,左右岸商家櫛比鱗次,這裡昔時為花蓮小城的紅燈區。王禎和《玫瑰玫瑰我愛你》裡寫的美軍光顧的酒吧就在這裡;民國50年張愛玲訪台,請王禎和帶她到花蓮小住,也曾透過王禎和的四舅引介,拜訪這些花街酒肆。陳克華亦有一首〈南京街誌異〉,描寫混血私生子:「我看見我降生在這樣一條街子:╱因為三千哩外的越戰╱而暴發起來的吧兒巷。」

 

而位於花蓮鄰郊的東華大學,是近年興起的文學重鎮。教師李永平、須文蔚、郝譽翔等,評論與創作皆有所成;亮眼的新生代作家何致和、甘耀明等,亦皆畢業於東華創作所。

 

花蓮好玩嗎?作家林宜澐說:「不好玩,但是好住。」

他前年出版《東海岸減肥報告》(大塊),幽默紀錄他在花蓮的「普羅旺斯式」生活:「失戀者來這裡復健,夢想家到這裡定居,喜歡開慢車的人把這裡看成天堂,老嚷著要減肥的人只好在這裡繼續發胖。」

 

林宜澐的人生哲學是「在小鎮不做大事」,快樂是最高原則。

他與酒友詩人陳黎,經常相約吃羊肉爐,聊點無傷大雅的風花雪月,陳黎有些詩句,即在杯觥交錯中誕生。而陳黎的另一「杯」,是茶杯,茶友是花蓮文史工作者邱上林。陳黎說,邱上林喜歡背著相機到處跑,為許多遠道而來的作家導覽花蓮,包括:莫言、王安憶、鄭愁予等。

而另一位作家廖鴻基,雖在海上的時間幾乎比陸上多,沒有出海的日子,多半在火車站附近的家裡寫作,興起就開車到七星潭海邊曬太陽。

 

政大廣告系教授陳文玲去年也搬到花蓮,稱自己是「在台北工作的花蓮人」。

前年在花蓮住了9個月的雜誌記者瞿欣怡,即使回到台北工作,仍時時想著「回」花蓮。

心靈工坊文化公司編輯總監莊慧秋,則計畫今年秋天暫別台北到花蓮生活與創作兩年,她把搬到花蓮當作「給自己的中年禮物」。

 

花蓮歲月如此靜好,最近卻因蘇花高議題,有些不安寧。

林宜澐說:「不用等到蘇花高開通,現在長假時的花蓮,就夠可怕了!」他笑說,如果蘇花高真的蓋起來,他就要南移到瑞穗或舞鶴。

 

(摘自中時【開卷】週報「看得見/看不見的花蓮」2007051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